带出两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家宋志平:为什么这个时代特别需要企业家精神?

摘要: 带出两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家,全世界有两位:一位是日本的稻盛和夫,一位是中国的宋志平

12-11 03:01 首页 北大纵横

订阅“北大纵横”,与千位咨询师零距离

===========================

带出两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家,全世界有两位:一位是日本的稻盛和夫,一位是中国的宋志平。十年时间,在宋志平的带领下,中国建材集团从营业收入20亿元发展成为收入超过2000亿元的世界500强。这样一位出色的企业家,对企业家精神以及中国的新商道,有哪些感受呢?


 

国家正在转型,进入到后工业时代,几乎所有的产业都过剩,我们需要调整。同时,在国际上,特朗普在讲美国优先、美国制造,英国脱欧、欧洲再工业化,这和过去30年是完全不同的环境。我们的问题和压力很大。


过去我们有低成本的优势,但是当成本已经不具备优势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再用传统的增长方式做下去了,我们必须变革。变革靠谁来做?靠企业家。中央这个时候反复提倡企业家精神,这是我们时代所需要的。


谁是企业家?

38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北新建材工厂做技术员,后来做到厂长。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工人们都冷漠了。我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点燃员工心中的火。我问他们最缺什么?他们说没房子、工资低。我说,这些都是要靠咱们大家挣来的,房子的钥匙在大家手里。我还列了一个口号叫“房子年年盖,工资年年涨”。我当了10年厂长,盖了12栋宿舍楼,企业也上市了,现在是全球最大的新型建材企业。


还有国药,从2008年的360亿收入,做到2014年2500亿收入。


为什么跟大家回忆这段?我就想问问大家,我算不算企业家?我认为,如果没有创新意识,即使有一纸任命,不过是行政官员;如果不能创造价值,即使财富再多,不过是个实力阶层。而有创新意识、能够创造价值的企业领导者,无论是在民企、国企,还是外企,都是企业家。

 

做企业,有两件事非常重要。


1、选业务,选好业务。很多企业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从来没选对一个业务。今天干这个,明年干那个,既没有选对业务,也没有坚持下来,企业最后就跨掉了。


2、选人,选痴迷者。什么叫痴迷者?早晨六点钟起来,他就想这件事,晚上12点还在想。你要把一件事做成功,没有这种精神是没办法做到最好的。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最近我读了赫尔曼·西蒙写的《隐形冠军》,他认为企业家应该有四点。


第一,命运共同体。企业家和企业是不可分离的。很多企业家告诉我,企业就是他们的身家性命。


第二,勇敢无畏。熊彼特也认为企业家必须要勇于冒险,勇敢无畏。但是德鲁克认为企业家最大的特点是创新和把握机遇,应该减少风险,而冒险不应该是企业家的选项。


第三,专心致志。稻盛和夫讲,“我当年做京瓷的时候,很多聪明人都走了,留下了一些很木讷的人把京瓷做到世界五百强。我们需要心无旁骛的人始终坚守,企业才能做下去。”


第四,能够点燃别人。企业家不可能一个人做事,要靠一个团队,他需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我眼中的企业家精神,则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第一,创新精神。真正有创新意识、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领导人,才是企业家。不管是民营、国有,还是外资企业。


第二,持之以恒。做企业其实是个苦差事,是个漫长的过程。想对企业的产品、技术非常了解,没有10年不行;想将企业、行业彻底掌握、运用自如,可能要20年时间;想要做到极致,甚至全球第一,可能要30年时间。


第三,兼济天下。中国的企业家们,洋务运动,自强求富;民国时期,实业救国;再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的一大群企业家是非常勇于牺牲的。改革开放,出现了褚时建等一大批企业家,引领了那个时代。现在互联网时代,又有大批的年轻人创新创业。


我们走到今天,中国已经形成了浩浩荡荡的企业家队伍,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强盛之所在,我们经济基础之所在。企业家强,经济就强;企业家强,国家才强。


企业家不是一般的财富拥有者,他应该是关心社会、给社会最大反馈的那些人。2012年,中央电视台评选年度人物,郭鹤年老先生89岁,被评为终身奖,他讲了一段话,是给年轻人的一些忠告:


1、 成功也是失败之母。成功了,你要当心。

2、 要聚焦、要有耐心、要专心致志地做事。

3、 赚钱了要多反馈社会,越多越好。


我们的企业家不光要完成从穷到富,还要从富到贵。


中国新商道在哪?


关于中国的新商道,我想到这几个问题。


宝贵的三种优势——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基本是学习西方企业家,美国的亚科卡,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但是现在,我们应该总结自己的商道,要有我们自己的亚科卡、幸之助。


我们拥有宝贵的三种优势:


第一,古老、灿烂的文化。我们从孔子、老子等先贤那里继承的智慧,都可以用到经营里去。


第二,从发达国家的企业家那里学来的东西。


第三,中国鲜活的市场经济,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已经从过去的跟跑到后来的并跑,现在逐渐到了领跑,我们的企业家已经创造出了可歌可泣的成绩。以建材领域为例,无论是水泥、玻璃、新型建材的制造,还是技术和装备,我们都是世界一流的。


新商道在哪里?


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觉得有四点:


第一个变化是新常态。我们的经济不再是快速增长,而是一个中高速的增长。所以我们要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适应这个新常态。


第二个变化是互联网。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任何企业如果不关注,不和互联网对接,就会轰然倒下。当然互联网也要与实体连接,没有实体的互联网一定是泡沫。


第三个变化是气候变化。按照《巴黎协定》,我们到2050年化石能源要取消70%,那将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能源供给和生产方式。昨天有人跟我说,宋总,我有一种吸附雾霾的东西,6米之内就没有雾霾了,只要墙上抹一层就行。像这些技术,会带来新的机会,当然也有一些新的挑战。


最后一个就是国际化。现在大家都知道特朗普和英国逆国际化。这带来了什么问题呢?贸易保护主义、逆国际化等等这些。但是问题来了,国际化这个大旗谁举?过去是英国人先举,后来是美国人。我们过去的国门是被他们打开的,改革开放他们要进来。现在该我们到他们那儿去的时候,他们想关门。但我们还是要到美国建工厂,不是那里有多好,而是我们的客户在那儿。


这四大变化会带来新的商业变化,企业必须用新的模式来适应、经营这些变化,这是我们真真正正要研究的事情。


首页 - 北大纵横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