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烧狗肉”而出名 小龙柏卷土重来问前程

摘要: 是的,小龙柏又火了!去年秋季,小龙柏迎来了时隔四年的行情回暖,暖意在各个主产区均感受明显,并且延续至今。在《

12-11 06:29 首页 中国花卉报

是的,小龙柏又火了!


去年秋季,小龙柏迎来了时隔四年的行情回暖,暖意在各个主产区均感受明显,并且延续至今。


在《中国花卉报》记者看来,小龙柏是一个符号式的特殊存在,伴随着园林绿化行业几十年的起伏,众多从业者对它有着特殊的感情,其市场变化自然也会被多几份关注。在这一次波动周期后,小龙柏从种植到应用环节,确实正在发生着些许变化。

 

历经最惨低迷期


1985年、2000年、2008年,再到最近一次的2012年至2015年,小龙柏产业先后经历过四次明显的市场低潮。虽然“名气”比不上1985年那次的“龙柏烧狗肉”,但显然刚刚离开的这次低潮,被业者普遍认为是史上最严重的低迷期。在山东日照、浙江萧山、江苏沭阳和扬州等几大主产地,小龙柏种植面积至少减半。


“销量和价格的下降是前所未有的,对产业影响也最大。”山东日照市春雨园艺场总经理徐春雷说,2000年和2007年的低潮,即使行情低迷,高度40厘米、冠幅20厘米的两年生移栽苗也能卖到1.5元左右,而这次低潮期最低价格一度在0.3元至0.4元,更致命的是销量极低。


沭阳作为小龙柏最大产区,2012年市场最高峰时段,粗略统计全县种植面积能达到4万亩,下属几个乡镇都有大量种植。“低谷期面积减少了2/3还多,现在剩了1万多亩。”江苏省苗木商会沭阳分会秘书长宋成怡向《中国花卉报》记者介绍说。


2012年,沭阳扎下镇小龙柏种植面积曾达到4500亩左右,到去年上半年的时候仅剩下500亩左右。扎下镇花木协会理事长周爱民回忆说,那时候小龙柏大量滞销,种植者疏于管理,苗子烧膛现象严重,后来卖掉少部分外,20%的苗子发展成造型龙柏或龙柏树,70%的被砍掉了。


四年的低潮期,意味着苗圃种的两季小龙柏亏本无疑。扬州丁伙镇东光花木产销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朱登山按当地的标准粗略算了一笔账:每季小龙柏要两年出圃,以两年为一个时间单位,丁伙镇的土地租金要每亩地1500元,人工1500元,小苗本钱1500元,肥料500元,其他投入500元,每亩地总投入5500元左右,还不包括后续的起苗等费用。按每亩地种1.2万株苗子计算的话,近几年0.3元至0.6元的价格是赔本无疑的。


“日照的各种生产成本还要更高些,苗子要卖到0.9元才算持平。”徐春雷表示。前所未有的低潮期,小龙柏种植面积迅速减少,主要有两类人离开了,一类是家庭作坊式的小农户,他们也是小龙柏种植的主力军,那几年他们迅速处理掉苗子,种粮食和蔬菜去了;另一类是有一定资金实力的“外行”企业,这次低谷期也大多损失巨大而离开。


行情好转不冒进


坚守下来的人终于在去年秋季,迎来小龙柏行情向好的正式转折点。


去年春季,工程苗价格还在0.5元至0.7元,下半年就开始持续上涨,到今年上半年大多报价已经在2.2元至2.5元之间,而且销量普遍很好。安徽滁州来安县是小龙柏小苗的重要产地,当地高度10厘米的一年生扦插苗2015年每株卖0.13元,今年春季已经涨到0.55元。


行情好转是好事,但对低谷期心有余悸的种植者们,也开始担心跟风而来导致的产量大增会使市场迅速供大于求。


而从《中国花卉报》记者对各地情况的最新了解看,小龙柏种植量虽有一定增加但并不明显。究其原因,一是之前的低潮打击过于严重,市场又回暖不久,更多人还在观望,如果到明年行情仍然很好的话,种植量肯定会增加;二是大量品种需要去库存,一时间腾不出地种小龙柏。另外,小龙柏种植一般需要两年周期,至少到明年不会对市场有明显影响。


很多人关心萧山的市场反应,毕竟那里在气候、技术等方面优势突出,小龙柏生产周期只需要一年。而且当地种植者市场反应迅速,上量快,调头也快,萧山又占据着绿篱色块苗流通中心的位置,这就决定了其市场影响力。“有增量但不明显。”杭州萧山欣颜园艺公司总经理严月伟表示,上一次低潮后萧山小龙柏已经急剧萎缩,种植的小农户很少了,现在以大户种植为主。


“萧山短时间内不会增量过多。”萧山花卉协会秘书长沈伟东向《中国花卉报》记者分析说,那里已经有更多可选择发展的品种,从业者也大多经历过数次市场波动,盲目性不像以前那么强了。而且苏北、山东等地产品已经主导市场,萧山没必要也不应该加入到竞争中。当然,国内市场的各种特殊性,决定了市场规律确实难以把握,从业者需要随时保持警惕。


品种特性决定了小龙柏市场容易大起大落,对于将其作为重点品种长期发展的企业,不能行情一不好就一走了之,当然要有应对之策。


“这么多年的经验,我们预判到市场低潮期要来时,在减少产量的同时,会主动把苗木出圃时间与低谷期错开,赶着高峰期出售。”徐春雷告诉《中国花卉报》记者,刚过去的这个低谷持续时间之长是很少见的,有些损失也正常,市场预判要基于经济大环境、市场规律和苗木生产情况等多重因素,风险也必然存在。


四年低潮期,山东瀚森园林有限公司将600亩的小龙柏基地减少到300亩。公司副总经理王家东表示,目前就稳定在这些面积了,还没有增加的打算,每100亩一个梯队,保证每年有稳定数量的苗木上市。



市场空间再定位


这些保守的举动和观望心理,除了对低谷的余悸,也是从业者们感觉到经过四年的沉寂小龙柏应用市场发生了变化,难说能否重新占据以前的市场份额。更多品种涌现而出并占据了市场。是靠丰富产品形式打开缺口,还是扩展新的区域市场,更或者接受市场被挤压的趋势?小龙柏的市场空间都需要重新定位。


尤其在南方地区,可供选择的观赏性好的同类品种越来越多,以绿为主的小龙柏无力竞争。小龙柏大多还是在高速公路绿化中使用,但这部分市场也越来越有限了。红叶石楠、瓜子黄杨、宿根花卉等品种,不但观赏性好,而且相比小龙柏价格也更有优势,南方有些项目已经用红叶石楠取代小龙柏了。


很多人寄希望于山东、河北等北方市场,但现实也并不乐观。北方企业同样感觉到了应用量在减少,而且并不是项目量减少造成的,从设计阶段起,宿根花卉等开花观叶品种更多地成为下层绿化的选择。


东部市场受挤压,一些人将目光转向了西北地区,认为小龙柏适应性强、常绿的特性在西北优势巨大。而据了解,近一年来沭阳的小龙柏除了去了云南、贵州等西南地区,确实有一部分卖到了陕西、新疆等西北各地。“虽然西北市场很大,但要真正拓展开还需要时间。”也有一部分人对此并不乐观,尤其是沭阳之外的其他产区,因为距离、生产成本等原因,要销到西北地区困难不少。


也有人在尝试丰富产品形式,一来是低谷时,能保住部分苗子避免更多损失,二来也是想拓展市场。“低潮期扎下镇20%的小龙柏留了下来,培育成造型苗和塔型龙柏树。”周爱民说,造型苗行情还不错,但塔型苗情况却不乐观,高度2米的苗子,高质量的也就卖十几元。


丁伙镇的塔型龙柏存圃量在各产区里存圃量是最大的,几年下来已经长到高度2米至2.5米之间、冠幅40厘米以上。“这样的苗子2010年曾卖到过40元,现在我们这里报价只有6元至7元。”朱登山对此只能表示无奈,小龙柏行情已经回升,但辛苦培育数年的大苗行情却如此低迷,看来下功夫也不一定有好收益,准确分析产品特性和市场形势,苗木生产才能真的实现有的放矢,求得更好的前程。


本文版权属《中国花卉报》社,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许可、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更多资讯请订阅《中国花卉报



2018《中国花卉报》全国各地邮局(所)均可预订 


订阅代号:1-98






首页 - 中国花卉报 的更多文章: